成都律师:以案说法:妻子出轨与奸夫同居,丈夫怒而刺杀奸夫,应如何判决?

婚姻家庭 成都律师 78℃

  被告人杨琦,男,1983年3月10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道真自治县中信烟叶站工作人员,户籍所在地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住红花岗区。因本案于2017年3月2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遵义市第二看守所。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6月以来,被告人杨琦怀疑妻子祝某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一直心怀不满。2017年3月27日凌晨5时许,杨琦携带一把卡子刀从遵义市道真自治县赶回到红花岗区桃溪路口海丰城E栋507室的家中,在其卧室内看见妻子祝某仅着内衣裤,被害人陈某仅着T恤内裤躺在床上,遂持卡子刀先后朝陈某的胸部、腰部、腹部捅刺三刀,欲再捅刺时被祝某阻拦。杨琦便先后拨打急救电话及报警电话投案,急救医生到场确定陈某已死亡。经鉴定,陈某系单刃锐器刺破心脏致大出血死亡。

  公诉机关指控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物证卡子刀、衣物;书证接处警登记表、户籍证明、出诊记录等;证人祝某、王某、杨某1等人的证言;被告人杨琦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等笔录;视听资料等。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杨琦系贵州省烟草公司遵义市公司道真县分公司职工,与祝某于2008年4月24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在养。自2016年6月以来,杨琦认为祝某无端冷落自己,心生不满,继而怀疑祝某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2017年3月27日凌晨5时许,杨琦携带一把卡子刀从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回到其位于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口海丰城E栋507室的住处,欲进入其卧室时,发现门反锁。经杨琦敲门,祝某将门打开。杨琦看见祝某仅穿内衣裤,被害人陈某(男,殁年45岁)仅穿T恤内裤躺在床上,遂持卡子刀先后朝陈某的胸部、腰部、腹部捅刺三刀,欲再捅刺时被祝某阻拦。杨琦随即先后拨打急救电话及报警电话请求施救和投案。急救医生到场确定陈某已死亡。经鉴定,陈某系单刃锐器刺破心脏致大出血死亡。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出示的以下证据证明:

  一、物证

  案发现场取暖炉上提取的卡子刀一把。杨琦作案时所穿外套一件、裤子一条、T恤一件、内裤一条、鞋子和袜子各一双。

  二、书证

  1、接处警登记表、报案材料、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传唤证、拘留证、逮捕证。证明祝某于2017年3月27日5时20分用手机(号码150××××6252)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在其遵义市红花岗区万里路大水沟巷海丰城家中,其老公杨琦因与人发生纠纷后将人杀害。同日5时29分,公安机关再次接到手机(号码为151××××4212,杨琦的手机号码)报案称在万里路海丰城E栋,有人杀了人自首。公安民警接报后赶至现场,经了解,被杀害男子叫陈某。杨琦杀人后一直在现场等待公安机关到来,并积极开展救助工作。民警将杨琦传唤至公安机关讯问。同日,遵义市公安局红花岗区分局对杨琦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并对杨琦刑事拘留,同年4月8日执行逮捕。

成都律师:以案说法:妻子出轨与奸夫同居,丈夫怒而刺杀奸夫,应如何判决?

  2、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杨琦、被害人陈某的身份情况。杨琦出生于1983年3月10日,作案时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被害人陈某出生于1972年10月28日,重庆市九龙坡区人。

  3、红花岗区人民医院院前急救单。证明2017年3月27日5时15分,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医院接祝某报称,红花岗区海丰城有人被刀刺伤胸部,呼之不应。5时17分,红花岗区人民医院派出医生等人前往急救。5时21分到达现场。检查未扪及动脉搏动、瞳孔放大固定。经诊断:1、前胸部刀刺伤;2、失血性休克。行心电图检查,心电图成一直线。伤者院前死亡。

  4、被告人杨琦入所体检表。证明杨琦于2017年3月27日入所体检无明显异常。

  三、证人证言

  1、证人祝某的证言。证实:(1)我和陈某是2016年12月通过我的一个朋友肖丽娜认识的。我叫肖丽娜姐姐,给她谈我家庭婚姻的事情,说我老公经常打我,有一次被我老公打,还告诉她的。后来她跟陈某说给他介绍个女朋友,就介绍我跟陈某认识的。2016年过年后的农历初二左右的一天,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陈某叫我去重庆耍,我们在一家酒店发生第一次性关系后至今保持情人关系。我没有借陈某5000元,是陈某给杨某说的。我和陈某已经有了感情,有天我和杨琦吵架了,他打了我几巴掌,当时我也不想在家里面,我想和陈某出去,我就没有给杨琦说,是陈某故意说我借了他的钱,配合陈某骗杨某说我借了陈某的钱。(2)我老公经常怀疑我在外面有什么不正当的事情,还经常殴打我,我对他没什么感情了。我和陈某发生性关系是自愿的,因为他对我很好,我们产生了感情。陈某对我说想和我在一起,叫我与老公离婚。后来我跟陈某去重庆回来后,我跟我老公说过离婚。我老公不知道我与陈某是情人关系。我一共带陈某回我自己家里有4、5次。案发那天,当时回到我家楼下已经很晚了,所以我带陈某上我家睡的,我们没有发生性关系,我的月经来了。(3)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下午,陈某打电话跟我说他要回重庆去看他妈妈,叫我和他一起去,我说要帮我妈妈照看店,改哈时间,他说星期六走。星期六11时许,他开车到我家接我,我与他一起去了重庆。到了重庆我们见了他妈妈,在重庆耍了一天。星期天21时许,我们从重庆回到了遵义。2017年3月27日凌晨1时许,我和陈某一起到我家里,当时我妈妈和孩子都睡觉了。我带着陈某走进我的卧室,我们没有洗漱直接上床挨着一起睡觉的,但什么都没有做。睡了3个小时,我醒来发现陈某在用手机耍游戏,我问他为什么还不睡觉,他说他醒了,刷完手机再睡觉,我没有管他继续睡觉了。过了20分钟左右,我听见敲我卧室门的声音,陈某用手拉我一下,对我说是不是你妈妈起来了,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我继续睡觉。过了约5分钟后,我又听见有人敲我卧室的门,陈某用被子把他的身体和头盖住,我起来下床去开门,我把门开了借着客厅防盗门鞋柜处照来的灯光看见是杨琦,我还没来得及和他说话,他就一把把我拉开,直接朝床走过去,用手将被子掀开,当时卧室的灯没有开,他挥起右手向下打下去,他手里有没有拿东西我没有看清楚,我听见陈某吼了一声,好像是被打痛叫了一声。我把卧室门口的灯开关打开,灯亮了,陈某从床上翻起来直接跑到我的旁边,我看见地上滴了几滴血,杨琦很凶的从床的左边走过来,还准备打陈某,我用一只手推住陈某,一只手推着杨琦,对杨琦说不要打了,我求你了。我推着陈某的右手感觉湿了,我往地上看,发现地上的血滴了很多,我看陈某的身上,发现他的内裤里面有很多血流出来,我到处看是哪里流的血,不知道他的身上哪点受伤了,我发现他的胸口部位的衣服是湿的,血像开水龙头一样往外面冒,我用双手按住他的胸口部位,我喊杨琦打120,说他流了好多血。杨琦没有说话,走出卧室打电话去了,我还是用手按住陈某的胸口并喊他,陈某没有回答我。过了一分钟左右,杨琦走进卧室来了,我喊杨琦帮忙,陈某的身体是靠在墙上的,杨琦过来把陈某扶着,并把陈某放平面部朝上平躺在地上,杨琦用手打了我右脸一巴掌,我没有还手。我看见陈某呼吸困难,喊杨琦快点下楼看医生来了没,用手机拨打110报案称“桃溪路口海丰城E栋507有人被杀”,看医生还没到,我又打120急救电话,他们说车子已经出来了。约五分钟后,杨琦带着120的医生来了。医生将陈某的衣服掀开看,他的胸口有一条4厘米长的伤口,医生说呼吸都没有了,没有救了。在医生来到我家后,我听见杨琦打电话报警说他把人杀人,意思是他要投案自首。后警察来了,我和警察一起到了公安机关。(4)陈某当时穿一件黑色的长袖T恤,下身穿一条蓝白相间的平角裤。杨琦穿一件灰色的外套,牛仔裤,一双运动鞋。我上身穿的是胸罩,下身穿的是一条内裤和长的黑色裤袜。(5)杨琦掀开被子打陈某的时候,我没有看见他有没有使用工具,我只看见他挥起右手朝陈某身上打下去。后来,警察来了后,有个警察指着放在炉子上面的一把关好的黑色折叠刀问杨琦,你是不是用刀杀的人,杨琦说是他用刀杀的人。那把刀约有10厘米长,刀背有锯齿,刀身约4厘米宽,黑色的。那把刀我没有看见过,不知杨琦在哪里拿来的。(6)杨琦和陈某殴打时,房间里有我、杨琦、陈某。我妈妈出门去街上摆摊去了,孩子在睡觉。

  2、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1)我住在遵义市红花岗区万里路海丰城E栋507室,在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口开了一家杂货店卖粮油副食。我平时白天基本都是在店铺里,晚上回家后,22时睡觉,第二天凌晨4时许出门到店铺。2017年3月26日22时许,我和孙女睡觉时,我女儿祝某还没有回家,她具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也不清楚。2017年3月27日凌晨4时许我起床离家,到店铺去了,离开时没发现什么异常。后公安机关通知我回家,说有一名男子在我住处被杀害了,这名男子我不认识,之前我也没有见过。我离开时我女婿杨琦没有回家,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也不知道。(2)杨琦在遵义市道真县工作,平时很少回来。我看到的是杨琦对家里人特别好,也很顾家,与祝某关系相处也挺好的,没有看见他们吵架或者打架。

  3、证人杨某2的证言。证实:(1)2016年3月26日19时许,我与外婆王某一起回到遵义市红花岗区海丰城E栋507室家中,之前一直陪外婆守店铺。21时许洗漱睡觉。我妈妈是几点回来的我不知道,第二天早上6时许,闹钟响以后,我起床出来才看见我妈妈。(2)我妈妈和我爸爸在遵义市松林镇老家时候经常吵架、打架,特别厉害,但我不知道为什么。(3)有一次我放学时,时间记不清楚了,妈妈和一个陌生叔叔来接我。妈妈告诉我这叔叔是重庆的。之后,这叔叔到我们家来吃过饭。

  4、证人丁某的证言。证实:我与杨琦认识约是2013年,他在道真县洛龙镇烟草站上班的时候,我当时开车给别人装烟叶认识的。最近几年,我自己买了车在跑道真至遵义,因他家是遵义的,他有时从道真回遵义都打电话给我,我们就熟了。2017年3月27日凌晨1点40分左右,杨琦打电话给我,说他家里面有点事,喊我送他回遵义,我也没有多问。我开车到中信烟叶站接的他,途中,他一直在睡觉。到遵义差不多是凌晨5点,我把他送到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口往八七厂方向走50米的位置停车了,他给我500元后,就下车了。然后我就走了。

  5、证人苏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3月27日5时15分接急救电话,遵义市海丰城E栋507室有人伤亡。随后,我与医生李某云、工人杨某3等人出车前往现场。到海丰城时,有一男子向我们招手,我们跟着这男子到E栋507室。这名男子上身穿绿色冲锋衣,下身穿牛仔裤,一双篮球鞋。进到房间后,来到过客厅左手边第一房间,有一名女子跪在房间门口哭,房间门处有一上身穿T恤,下身只穿一条内裤的男子躺在那里。当时地上有大量的血迹,男子面朝天花板,眼睛睁开的。医生上前诊断伤者状态,男子双眼瞳孔放大,脸色苍白,呼吸、脉搏均无,医生确认其死亡。经心电图检查,显示死亡。男子胸部位置有一处伤口,伤口约4厘米,好像是横向的。我们在沙发上写出诊急救记录,写完后,又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6、证人杨某3的证言。证实2017年3月27日凌晨5时许,其与苏某等人到遵义市红花岗区海丰城出诊急救。到海丰城时有一名男子在楼下将其等一行人领上楼。到房间后,看到一名男子躺在客厅经过后里面靠左手边房间的门口。男子穿一件T恤,双唇已经乌黑,脸色苍白,医生确诊其已经处于死亡状态。后经心电图机器检查,心电图显示结果为无生命迹象。男子胸口有一道约3厘米的伤口,好像是横向伤口。

  四、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被告人杨琦的供述与辩解:我2007年到道真县上班。与祝某是2008年结婚的。婚后直到2016年都一直过得比较和谐。2016年6月之后,我发现妻子对我不理不睬,有时打电话给她,她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的信息,我也不晓得原因。2017年3月初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在2016年6月向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了5000元,当时的追债人就是这名被我杀的男子陈某。她说没有钱,叫我拿钱给她还账,我给了她5000元,用于还款,我以为她欠钱这事就解决了。之后,陈某还是经常打电话给她,喊她出去,因我有时候打电话给她,她说她跟还款人在一起的,当时我心里就不高兴,但是我也没得办法,一是我人不在遵义,平时都在道真上班,还有就是胡思乱想,想不通她一天在做什么。2017年3月25日19时许,我打电话给她,问她在做什么,她说在上厕所,随后把电话挂了,晚上10点多钟,我又打她的电话,打通后,提示是在通话中,我就晓得她把我的号码设成黑名单了,我一直打,打到凌晨3点,都没打通,我非常生气,但也没得办法,只有睡觉了。第二天8点多钟,我又开始打她的电话,一直打到中午1点钟左右,还是没有打通,她还是把我的电话设成黑名单的。期间我打了电话给我的女儿,问她,她妈妈在家没,她说没有,我就挂断电话了。晚上12点左右,我又打妻子的电话,是关机。3月27日凌晨0时30分,我继续打我妻子的电话,但是我的号码还是被设为黑名单,我就通过微信给妻子发微信视频聊天,一直发了10多次,最后接通了一次,但是我在视频里只看见我妻子的头发和周围的高楼,我问她在哪里,她说她在桃溪路口,我又问她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她说没有什么,就这样,然后把视频挂断了,我当时非常生气,想到她一天不接我电话,又不回家,想她到底在干什么,我就又和她接视频、打电话,但是她都不接,后面打电话直接提示的是她电话关机了。到了凌晨1点至1点半期间,我为了搞清楚她究竟在干什么,是否回家没,于是又打女儿的电话,问她妈妈回家没,她说没有在家。我非常生气,想到她究竟在干什么,不接电话,不回家。我就打了电话给我朋友丁某,喊他开车来送我回遵义,给他说的是家里有事。之后,我从我住的宿舍(道真县中信烟叶站)的钓鱼箱上面拿了一把水果刀,放在我裤子的裤兜里面。凌晨2点时,我朋友接到我,我们从道真出发到遵义。凌晨5点,我到了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口海丰城。我下车后,我朋友就离开了。我用钥匙打开了防盗门,进屋后,打开客厅的灯,走向我与妻子睡的那间卧室,我用手去开卧室的门,但是没有打开,发现被反锁起的,我当时就想,怎么睡觉还要反锁门。因我当时肚子痛,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后,走向卧室。当时我就开始怀疑我妻子房间里面是不是有其他人,因为平时在家睡觉,她都不会反锁门,所以在走向卧室的途中,我就从裤兜里把我之前从道真带来的那把水果刀拿出来并打开了,用右手拿着刀放在身后,然后去敲门,敲了几下,我妻子把门开了,一开门我看见妻子只穿了一件内衣,穿了一条丝袜和内裤,我妻子当时看到我,问我你做什么,并且把我往卧室门外推,我当时没有管她,看卧室的床上,看见床上右侧像有个人在床上睡起的,并且是用铺盖把全身盖住的,于是我走向床的右边,掀开被子,看见之前跟我妻子要债的陈某平躺在床上,还在耍手机,当时他上身穿了一件T恤,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我当时就说:“也,你们两个还可以也”,然后我拿在身后的水果刀捅向他的上半身,捅到他之后,他叫了一声,向床的右侧滚去,我又用刀捅了他腰部一刀,他又继续向右滚,我左脚跨在床上,又继续向他的肚子位置捅一刀,他滚着下床移动到卧室的门后面。我提着刀,从边上走去,想继续用刀捅他,这时,我妻子冲过来拦在我和陈某中间,并且大声的尖叫,还问我:“你要干什么,为什么杀他,你闯大祸了”,同时,我妻子把卧室的灯打开了。这时,我从愤怒中清醒过来,看见陈某右手捂着胸部,胸部有血流下来,血量还比较多。我妻子叫我打120救人,我迅速摸出手机拨打120,接通后,我给医生说有人受伤了,在桃溪路口海丰城,请你们尽快派救护车过来救人。挂了电话之后,我到客厅电炉上拿了一块毛巾,把我捅他的那把刀丢在客厅的电炉上,拿着毛巾又走进了卧室。进去之后,我看见陈某靠在卧室门的位置,已经说不出话了,我就用毛巾捂着他胸部的伤口,慢慢的把他放在地上睡起,喊我妻子过来按着伤口,我下楼去接救护车。医生到后,检查陈某的伤情,过了两分钟,医生说人不行了,没有心跳了。我就拿出电话打了110报警,接通之后,我给对方说:“我杀人了,我要自首”,对方问我“在哪里”,我把地点给他们讲了,然后我一直在客厅蹲起等。过了一阵,来了两个警察,警察进屋后询问什么情况,我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救人的医生开具了好像是死亡证明的东西,然后离开了,我就被警察带到公安机关了。我一共用水果刀捅了陈某三刀,都是朝他上半身捅的,后面我看见他的胸部被捅了一刀,左腰捅了一刀,肚脐的右边被捅一刀。刀是我借的我朋友的,用来钓鱼时候切玉米当钓鱼的诱饵,一直没有还他。刀是黑颜色的,刀柄、刀刃都是黑色的,可以折叠,打开之后大概有15cm,刀柄是铁的,单刃的,刀尖是尖的。杀了陈某之后,我把刀放在我家客厅的电烤炉上的。我在杀陈某的时候,穿的一件黄绿色的冲锋衣内胆,是一件绒衣,裤子穿的是一条蓝色的牛仔裤,鞋子是穿的一双黑、红、绿的篮球鞋。

  五、鉴定意见

  1、遵义市红花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红)公(司)鉴(法病)字[2017]056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尸检照片。证明经鉴定,陈某系单刃锐器刺破心脏致大出血死亡。

  2、遵义市红花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红)公(司)鉴(DNA)字[2017]111号法庭科学DNA鉴定书。证明经鉴定:(1)标记为“床上粉红色被套上疑似血迹”、“床上床单上疑似血迹”、“卧室地面上滴落状疑似血迹”、“卧室北墙墙布擦拭状疑似血迹”、“卧室北墙墙面上点状血迹”、“卧室门内侧门把手上擦拭状疑似血迹”、“卧室门内侧门面上疑似血迹”、“卧室地面上疑似血泊”、“客厅地面上疑似带血赤足迹”、“客厅地面残缺足迹1”、“客厅地面残缺足迹2”、“客厅地面残缺足迹3”、“客厅门洞处地面残缺足迹”、“卫生间东墙墙面上擦拭状疑似血迹”、“卫生间地面滴落状疑似浅血迹”、“卫生间地面残缺足迹”、“卫生间洗手池内壁点状疑似血迹”)、客厅取暧炉上卡子刀”擦拭刀刃、“客厅取暧炉上卡子刀”擦拭刀柄上血迹、“死者右手指甲拭子、“死者左手指甲拭子”、“卧室门外侧门把手擦拭状疑似血迹”、“祝某身上的手机”擦拭血迹、“杨琦右额部疑似血迹”、“杨琦左手指甲拭子”、“杨琦右手环指指背疑似血迹”、“杨琦所穿的外衣”、“杨琦所穿的内衣”、“杨琦所穿的裤子”、“杨琦所穿鞋子”、“卫生间东墙电源开关上擦拭状疑似血迹”、“卧室电源开关上疑似血迹手印2”、“卧室西墙上手印2”、“床南侧床头柜上打火机”擦拭疑似血迹”检材上检验出人血并检验出同一男性STR分型,经15个STR分型支持上述人血为受害人陈某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2)标记为“床南侧床头柜烟灰缸内烟蒂1”、“床南侧床头柜上烟蒂”、“床南侧床头柜烟灰缸内烟蒂2”、“卧室西墙上手印3”检材检验出同一男性STR分型,经15个STR分型支持上述生物检材为受害人陈某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3)标记“杨琦左手中指指背疑似血迹”检材检验出人血并检验出一男性DNA分型,经15个STR分型支持上述人血为嫌疑人杨琦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4)标记为“祝某阴道口擦拭物”检材未检出人精斑,仅检验出祝某本的DNA分型。(5)在排除双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鲁某为陈某生物学母亲的概率为99.99903%。

  3、遵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遵)公(司)鉴(理化)字[2017]394号鉴定文书。证明:死者陈某的胃组织未检出甲胺磷、敌敌畏成分。

  六、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

  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图、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明案发现场位于遵义市红花岗区海风路海丰城。中心现场位于海丰城E栋507室及现场概况。在该房卧室门门后、卧室地面上发现有一具尸体,尸体头朝东南、脚朝西北,呈仰卧状。案发现场提取卡子刀一把、血迹、烟蒂等物。

  2、人身检查笔录、生物检材提取记录表、提取笔录。证明:(1)经对祝某人身进行检查,祝某所穿粉红色睡衣、裤子未见异常。紫色胸罩上有大量块状血迹、紫色内裤上有块状血迹,两只鞋子里面均有血迹。其右脸部红肿、右眼上眼皮有一点淤青,头部的左边眼睛左侧有点状血迹、左耳后也有点状血迹、脖子处有几处点状的血迹、胸口处有几处点状血迹、腹部右侧有几处块状血迹、双小腿至脚底、脚背均有血迹。(2)经对杨琦进行人身检查,杨琦所穿绿色外套及蓝色牛仔裤、蓝色长袖T恤上均有不同程度的血迹。在绿色外套的左胸处有块状血迹,正面有不同程度的血迹,两个衣袖处均有血迹。蓝色牛仔裤的两个膝盖处有块状血迹。其额头左侧处有长约4cm的条状血迹,左手无名指指甲处有约1cm条状血迹,右手中指指关节处有约1cm擦伤。(3)用FTA采集器对祝某左手无名指指尖、杨琦右手无名指、鲁某左手无名指指尖的血液进行了检查提取。(4)对杨琦作案时所穿的一件绿色外衣、一条蓝色牛仔裤、一件蓝色长袖T恤、一条黑色三角内裤、一双黑灰色袜子、一双红、绿、黑相间的篮球鞋进行了提取、扣押。(5)对祝某在案发现场所穿的一件红色棉衣、一条红色棉裤、一件紫色胸罩、一条紫色内裤、一双棉拖鞋及一部VIVO手机予以提取,后将一件紫色胸罩、一条紫色内裤、一双棉拖鞋及一部VIVO手机扣押。(6)对祝某阴道口及阴道内的阴道分泌物进行棉签擦拭提取。(7)对杨琦右额头处、左手中指指背、右手环指指背的疑似血迹、左手指甲、右手指甲的指甲拭子进行棉签擦拭提取。

  3、辨认、指认笔录及照片。证明:(1)被告人杨琦带领民警来到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海丰城E栋楼道口,指着该处对民警说“2017年3月27日我就是从这里回到家中并实施杀人的”。后继续带引民警来到该栋507室门前,对民警说“这间是我的家,2017年3月27日我就是在507内实施的杀人”。后继续带引民警进入该室,来到一间卧室门前,并指着卧室内的一张床对民警说“2017年3月27日凌晨5时许,我回到家中,进入这间卧室后,发现陈某睡在这张床上,我持刀捅向他,共捅3刀”。之后,指着卧室内门口的地上说“陈某被我捅了后,倒在这里”。(2)经被告人杨琦对十二把刀具照片混杂辨认,辨认出6号照片(2017年3月27日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海丰城E栋507室客厅取暧炉上提取)中的刀具是其杀陈某的刀具。(3)经被告人杨琦对十二人的照片进行混杂辨认,辨认出6号照片中的男子(陈某)是其2017年3月27日凌晨5时许在遵义市红花岗区万里路海风城E栋507室内用刀杀害的男子。(4)经被告人杨琦对2017年3月27日凌晨4时50分至5时10分海丰城E栋电梯口处的监控视频截图进行辨认,辨认出视频监控中在2017年3月27日5时09分04秒出现的男子是其本人。(5)经祝某对十二人的照片进行混杂辨认,辨认出8号照片中的男子(陈某)是被杀害的陈某。(6)经苏某对十二人的照片进行混杂辨认,辨认出5号照片中的男子(杨琦)是2017年3月27日5时许在遵义市红花岗区海丰城楼下接出诊人员的男子。(7)经丁某对十二人照片混杂辨认,辨认出8号照片中的男子(杨琦)是其2017年3月27日凌晨驾车从道真县送回遵义市的杨琦。(8)经鲁某对2017年3月27日凌晨5时许,在遵义市红花岗区万里路桃溪路口海丰城507室死亡的死者尸体照片辨认,辨认出是其儿子陈某。

  七、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出警视频、海丰城小区E栋监控视频。证明侦查机关侦查程序的合法性。

  上列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被告人杨琦及辩护人除对证人祝某的部分证言有异议,认为其所称与杨琦夫妻感情不好不属实外,对其余证据无异议。上列证据均系公安机关合法收集,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证明案件事实,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对上述证据的证明效力及所证明的内容,本院予以确认。

  被告人杨琦的辩护人出示了结婚证、贵州省烟草公司遵义市公司道真县分公司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被告人杨琦与祝某于2008年4月24日登记结婚。案发前,杨琦在工作期间表现良好。公诉机关对二份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结婚证具有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对证据的效力及所证明的内容,本院予以确认。杨琦工作单位出具的证明,与本案不具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琦不能正确处理婚姻家庭纠纷,采用持刀刺杀手段,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杨琦故意杀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在“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幅度内判处相应刑罚。案发后,杨琦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自首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公诉机关及杨琦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杨琦具有自首情节”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害人陈某明知祝某系杨琦之妻子,仍于案发当日,在杨琦和祝某之住处,与祝某共睡一床,对纠纷的引发有过错,对公诉机关及杨琦的辩护人所提被害人有过错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杨琦在案发后,拨打120急救电话,请求对被害人陈某施救,有悔罪表现,对公诉机关所提杨琦具有悔罪表现和其辩护人所提杨琦案发后积极救助被害人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杨琦事前准备作案工具,动辄行凶,致人死亡,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对杨琦的辩护人所提杨琦系初犯、社会危害性小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庭审中,杨琦认罪、悔罪,对其辩护人所提被告人认罪态度好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本案系因婚姻家庭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杨琦案发后对被害人的家属积极进行赔偿,被害人的家属对杨琦表示谅解,应酌情从宽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3月27日起至2028年3月26日止)。

  二、作案工具卡子刀一把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转载请注明:成都律师 » 成都律师:以案说法:妻子出轨与奸夫同居,丈夫怒而刺杀奸夫,应如何判决?

喜欢 (2)